新闻详情
Company News
深度 三大画廊拿下唐纳德·马龙45亿美元藏品 带给国内画廊的思考?
2020-05-08 19:15:40 来源:拉斯维加斯官网-澳门拉斯维加斯平台-澳门拉斯维加斯线上游戏 浏览次数 26

[摘要] 原标题:深度三大画廊拿下唐纳德·马龙4.5亿美元藏品带给国内画廊的思考?三大顶级画廊联手获得著名藏家唐纳德·马龙(DonaldB.Marron)4.5亿美元藏品在这个国内艺术市场面临“严冬”,所有人都在关心如何销售作品,熬过这段特殊时期的当下,一条“佩斯画廊牵头,联手高古轩、阿奎维拉(Acquavella)击败一线拍卖行,取得出售著名藏家唐纳德·马龙(DonaldB.Marron)4.5亿美元藏品”的消息,再次点燃艺术圈内各种议论。识别二维码查看相关阅读:【雅昌快讯】佩斯将联合高古轩、阿奎维拉代理唐纳德·马龙收藏收藏家唐纳德·马龙和妻子凯蒂·马龙(CatieMarron),图片:华尔街日报无疑,这则消息首先带给国内画廊的是一丝羡慕之情。当国内画廊还在关心如何继续生存下去时,国际顶级画廊却拿到了拍卖行都垂涎欲滴的重要收藏家的高价重要作品。这一举措无疑体现出,西方画廊正在艺术市场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引领者角色。反观国内,画廊却依然处在生存的边缘。房租压力,合作代理制度缺乏标准,经济寒冬······以及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任何不稳定的因素都有可能让画廊难以为继。一边的“水深火热”,似乎越发衬出另一边的“蓬勃气象”。这段特殊的居家隔离时期,让所有人陷入了对自身,对行业发展的反思中,而这一热点事件无疑让这样的反思更加发酵,雅昌艺术网及艺术头条APP借着近期多位画廊主的声音,总结出他们对于行业的思考与未来发展的一些倡议。疫情影响下,所有行业都面临发展困境,但相较而言,大企业拥有更多的机会。在画廊行业亦是如此。比起单单靠做展览销售维持生计,显然大画廊更加有能力缓下脚步,整合资源。因为对这些大画廊来说,销售作品的量并不是关键,即使往常,也有可能出现几个月不卖作品的情况,但一两件大作品的销售就足以保证一年的运营。当下,为了维持生计,很多画廊都在犹豫该不该继续联络藏家,推荐作品给他们;或者将希望寄托在线上电商平台,以开拓新的市场。但也有画廊主认为,当下并不是一个销售作品的最佳时机,因为即使买家有钱消费,但疫情无疑影响到了他们的消费心理,尤其是对买家信心度的影响。而在这样情况下,比起思考怎样更好地去销售作品,有画廊认为不如思考应该销售怎样的作品,因为只有手里有了更好的作品,或者足够抢手的艺术家,才给了藏家去购买的理由。显然,如果能手握像国际大藏家唐纳德·马龙手下的毕加索、马克·罗斯科等现代艺术巨匠的主要绘画作品,这样的“硬通货”,销售将不再是问题。对国内画廊而言,什么才是自己“硬通货特质的作品”?哪些艺术家对画廊而言是从来不缺买家的?而画廊为了发现这样的艺术家,做好他们的推广工作,付出了多大的努力?这也许是值得国内画廊思考的问题。就像刚刚在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成功销售了最新代理的年轻艺术家艾弗里·辛格(AverySinger)的豪瑟沃斯画廊,取得这位艺术家的代理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同时与多家大画廊:高古轩、卓纳的竞争中,画廊创始人IwanWirth直接给艺术家派了一辆私人飞机,最后成功签下了她,使她成为这届弗里兹洛杉矶上最亮眼的一颗新星。此次争取唐纳德·马龙藏品的三家画廊,都是国际具有代表性的顶级画廊,他们彼此之间存在着相互竞争的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更好地合作,在能为画廊取得更多利益的情况下,强强联合,反而能够做出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在许多国内画廊主看来,目前国内的画廊实力都太弱小,几乎都是各自为政的状态。虽然一直有各方呼吁彼此联合的提议,但都难以具体实施并执行。比如有画廊提议应该集体联合起来与艺术家商谈如何分成的问题,或者共同抵制一些破坏行业规则的行为,以及联合起来形成一股力量,与政府去谈,为行业争取更多的发展机会和利益。可惜的是,以往此类尝试,似乎都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从而给画廊带来实际的利益,或真正帮助减轻画廊的负担。画廊周北京总监王一妃便在接受雅昌艺术网及艺术头条APP采访时感慨:“我们希望搭建一个平台,代表行业发声,帮助行业更加规范化。比如一个让人担心的现象是:当下藏家具有绝对话语权,他们的趣味影响着市场的走向和发展等等,但要真正联合大家一起来改变这种现状却很难。”除了行业自身的规范,如何联合起来加强对大众的教育、宣传,普及当代艺术,扩大当代艺术的影响力,打开更大的局面,夯实艺术消费的基础等等,虽然这些呼吁由不同的行业人士提倡了许多年,但并不是所有的画廊都有这样的意愿去做这些工作。事实上,画廊早就意识到,行业要壮大、发展,仅仅靠现在的一、两百位专业藏家是不可能的。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很多画廊在有意识地去扩展新的藏家资源。比如亚洲艺术中心,通过做美学教育的讲堂,向更多的人介绍他们所经营的艺术家和当代艺术。画廊负责人李宜霖对雅昌艺术网及艺术头条APP说:“近五年来,画廊保持着30-40%的新客户增长。”但一个画廊新藏家的增长并不足以影响整个行业,若这是整个行业新藏家的增长速度,国内画廊的发展前景将是不可量化的。李宜霖认为,中国还有更多的城市需要画廊,比如成都、杭州、厦门等等,虽然这些城市都有艺博会,但却难以有相匹配的消费能力,其实与画廊太少有直接关系,一个地区仅仅靠一两家画廊,是不可能培养人们消费艺术的习惯的。而这无疑需要更多的画廊联合去做更多的事情。去年,佩斯画廊宣布关闭北京空间,被很多人视作一个标志性事件,它暴露出了当下在中国开画廊的很多问题。而最直接的问题是:画廊的利润空间太小,带来的生存困境。有画廊表示,做一个展览,即使全部卖掉,在与艺术家五五分成之后,加上画廊投入的房租、人力、保险、布展、画册、翻译等等成本,留给画廊的利润空间可能只有5-8%左右,几乎是难以维计。而此次佩斯画廊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头条,则是因为画廊创始人马克·格里姆彻(MarcGlimcher)主动出击,成功联合其他两家画廊击败拍卖行的大胆行为,这一举措甚至可能会为当下艺术市场的发展带来全新的局面。正如卓纳画廊曾带头呼吁艺博会采取阶梯式的收费举措,大画廊承担更多的展位费,从而减轻中小画廊的参展负担,在画廊行业引起巨大反响一样。对国内画廊而言,我们也需要这样的顶级画廊来引领吗?当下,不同的画廊并不是统一的答案。很显然,每一位行业中的画廊主都意识到,现在整个行业对画廊的发展并不是很有优势。每一家都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威胁,而当下,画廊主发出来的感慨更多的是:“只有活着才是王道”。但是也有声音表示:如果有一个足够强的力量,能够代表行业发声,从而可以帮助更多的画廊联合起来,也许,可以改变画廊未来的生存命运。此刻,“希望疫情赶紧过去,艺术市场重新蓬勃起来”正是许多画廊主共同的心声。虽然中国的画廊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所有热爱这个行业的人都对它饱有期待。借用画廊主李宜霖的一段话总结:

  原标题:深度 三大画廊拿下唐纳德·马龙4.5亿美元藏品 带给国内画廊的思考?

  三大顶级画廊联手获得著名藏家唐纳德·马龙(Donald B. Marron) 4.5亿美元藏品

  在这个国内艺术市场面临“严冬”,所有人都在关心如何销售作品,熬过这段特殊时期的当下,一条“佩斯画廊牵头,联手高古轩、阿奎维拉(Acquavella )击败一线拍卖行,取得出售著名藏家唐纳德·马龙(Donald B. Marron) 4.5亿美元藏品”的消息,再次点燃艺术圈内各种议论。

  识别二维码查看相关阅读:【雅昌快讯】佩斯将联合高古轩、阿奎维拉代理唐纳德·马龙收藏

  收藏家唐纳德·马龙和妻子凯蒂·马龙(Catie Marron),图片:华尔街日报

  无疑,这则消息首先带给国内画廊的是一丝羡慕之情。当国内画廊还在关心如何继续生存下去时,国际顶级画廊却拿到了拍卖行都垂涎欲滴的重要收藏家的高价重要作品。这一举措无疑体现出,西方画廊正在艺术市场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引领者角色。

  反观国内,画廊却依然处在生存的边缘。房租压力,合作代理制度缺乏标准,经济寒冬······以及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任何不稳定的因素都有可能让画廊难以为继。

  一边的“水深火热”,似乎越发衬出另一边的“蓬勃气象”。这段特殊的居家隔离时期,让所有人陷入了对自身,对行业发展的反思中,而这一热点事件无疑让这样的反思更加发酵,雅昌艺术网及艺术头条APP借着近期多位画廊主的声音,总结出他们对于行业的思考与未来发展的一些倡议。

  疫情影响下,所有行业都面临发展困境,但相较而言,大企业拥有更多的机会。在画廊行业亦是如此。比起单单靠做展览销售维持生计,显然大画廊更加有能力缓下脚步,整合资源。因为对这些大画廊来说,销售作品的量并不是关键,即使往常,也有可能出现几个月不卖作品的情况,但一两件大作品的销售就足以保证一年的运营。

  当下,为了维持生计,很多画廊都在犹豫该不该继续联络藏家,推荐作品给他们;或者将希望寄托在线上电商平台,以开拓新的市场。但也有画廊主认为,当下并不是一个销售作品的最佳时机,因为即使买家有钱消费,但疫情无疑影响到了他们的消费心理,尤其是对买家信心度的影响。

  而在这样情况下,比起思考怎样更好地去销售作品,有画廊认为不如思考应该销售怎样的作品,因为只有手里有了更好的作品,或者足够抢手的艺术家,才给了藏家去购买的理由。显然,如果能手握像国际大藏家唐纳德·马龙手下的毕加索、马克·罗斯科等现代艺术巨匠的主要绘画作品,这样的“硬通货”,销售将不再是问题。

  对国内画廊而言,什么才是自己“硬通货特质的作品”?哪些艺术家对画廊而言是从来不缺买家的?而画廊为了发现这样的艺术家,做好他们的推广工作,付出了多大的努力?这也许是值得国内画廊思考的问题。

  就像刚刚在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成功销售了最新代理的年轻艺术家艾弗里·辛格(Avery Singer)的豪瑟沃斯画廊,取得这位艺术家的代理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同时与多家大画廊:高古轩、卓纳的竞争中,画廊创始人Iwan Wirth 直接给艺术家派了一辆私人飞机,最后成功签下了她,使她成为这届弗里兹洛杉矶上最亮眼的一颗新星。

  此次争取唐纳德·马龙藏品的三家画廊,都是国际具有代表性的顶级画廊,他们彼此之间存在着相互竞争的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更好地合作,在能为画廊取得更多利益的情况下,强强联合,反而能够做出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许多国内画廊主看来,目前国内的画廊实力都太弱小,几乎都是各自为政的状态。虽然一直有各方呼吁彼此联合的提议,但都难以具体实施并执行。

  比如有画廊提议应该集体联合起来与艺术家商谈如何分成的问题,或者共同抵制一些破坏行业规则的行为,以及联合起来形成一股力量,与政府去谈,为行业争取更多的发展机会和利益。

  可惜的是,以往此类尝试,似乎都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从而给画廊带来实际的利益,或真正帮助减轻画廊的负担。画廊周北京总监王一妃便在接受雅昌艺术网及艺术头条APP采访时感慨:“我们希望搭建一个平台,代表行业发声,帮助行业更加规范化。比如一个让人担心的现象是:当下藏家具有绝对话语权,他们的趣味影响着市场的走向和发展等等,但要真正联合大家一起来改变这种现状却很难。”

  除了行业自身的规范,如何联合起来加强对大众的教育、宣传,普及当代艺术,扩大当代艺术的影响力,打开更大的局面,夯实艺术消费的基础等等,虽然这些呼吁由不同的行业人士提倡了许多年,但并不是所有的画廊都有这样的意愿去做这些工作。

  事实上,画廊早就意识到,行业要壮大、发展,仅仅靠现在的一、两百位专业藏家是不可能的。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很多画廊在有意识地去扩展新的藏家资源。比如亚洲艺术中心,通过做美学教育的讲堂,向更多的人介绍他们所经营的艺术家和当代艺术。画廊负责人李宜霖对雅昌艺术网及艺术头条APP说:“近五年来,画廊保持着30-40%的新客户增长。”

  但一个画廊新藏家的增长并不足以影响整个行业,若这是整个行业新藏家的增长速度,国内画廊的发展前景将是不可量化的。李宜霖认为,中国还有更多的城市需要画廊,比如成都、杭州、厦门等等,虽然这些城市都有艺博会,但却难以有相匹配的消费能力,其实与画廊太少有直接关系,一个地区仅仅靠一两家画廊,是不可能培养人们消费艺术的习惯的。而这无疑需要更多的画廊联合去做更多的事情。

  去年,佩斯画廊宣布关闭北京空间,被很多人视作一个标志性事件,它暴露出了当下在中国开画廊的很多问题。而最直接的问题是:画廊的利润空间太小,带来的生存困境。有画廊表示,做一个展览,即使全部卖掉,在与艺术家五五分成之后,加上画廊投入的房租、人力、保险、布展、画册、翻译等等成本,留给画廊的利润空间可能只有5-8%左右,几乎是难以维计。

  而此次佩斯画廊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头条,则是因为画廊创始人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主动出击,成功联合其他两家画廊击败拍卖行的大胆行为,这一举措甚至可能会为当下艺术市场的发展带来全新的局面。

  正如卓纳画廊曾带头呼吁艺博会采取阶梯式的收费举措,大画廊承担更多的展位费,从而减轻中小画廊的参展负担,在画廊行业引起巨大反响一样。

  对国内画廊而言,我们也需要这样的顶级画廊来引领吗?当下,不同的画廊并不是统一的答案。很显然,每一位行业中的画廊主都意识到,现在整个行业对画廊的发展并不是很有优势。每一家都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威胁,而当下,画廊主发出来的感慨更多的是:“只有活着才是王道”。但是也有声音表示:如果有一个足够强的力量,能够代表行业发声,从而可以帮助更多的画廊联合起来,也许,可以改变画廊未来的生存命运。

  此刻,“希望疫情赶紧过去,艺术市场重新蓬勃起来”正是许多画廊主共同的心声。虽然中国的画廊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所有热爱这个行业的人都对它饱有期待。借用画廊主李宜霖的一段话总结:

新葡京快讯 新闻中心
友情链接